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化春雨 > 讀覽天下 >

編輯過程是段心智成長史

2016-06-24 14:46 作者:news 瀏覽

    入行前,我對編輯這個職業一無所知,誤打誤撞做了編輯后,內心經歷過不止一段黑暗時期,感覺就像是茫茫大海上的一葉扁舟,沒有方向。再后來,雖然從前輩身上學到不少,但是我逐漸意識到,一個編輯的養成,歸根到底,還是要靠自己探索,而這個探索的過程,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是一段心智的成長史。
    跳出“閱讀舒適區”
    “這種書有人讀嗎?”這句話聽起來是不是有點耳熟?作為單純的讀者,讀書是一件私人化的事情,大都局限在一定的范圍,姑且稱之為“閱讀舒適區”吧。除了那些終生以閱讀為伴的少數派嚴肅讀者,大多數人很難有突破。而當成為一名編輯,首先要面對的,就是角色的轉變。簡言之,是從不屑地說“這種書有人讀嗎”?到誠懇地問“這種書是誰在讀”?因為大多數時候,編輯接手的選題,會超過自身“閱讀舒適區”的范疇,而且就算是經常涉獵的一類書,閱讀與編輯也是兩碼事。這個時候,作為編輯,首先要做一些入門和調研的工作,積累素材,明確它所指向的讀者群體的特征,其形象越清晰越好。編輯常被鼓勵多到書店走走,與讀者和店員聊天,這種一手的經驗往往能給做書提供不少靈感。
    編輯的閱讀一定不能局限在“舒適區”,如果說一般讀者的閱讀只是為了獲取知識、資訊或者消遣,那么編輯的閱讀應該致力于不斷提高理解力,推進個人的閱讀向縱深發展,道理很簡單,只有當編輯個人的閱讀層次提高后,他才有能力快速地抓取有效信息,駕馭一些有深度的選題,拓寬職業發展空間。
    鍛造屬于自己的“標簽”
    編輯經過幾年錘煉,隨著經驗和資源積累,對“術”層面的技能應該可以駕輕就熟。但就職業發展而言,編輯還需要逐漸鍛造屬于自己的個性和標簽。這種標簽不單純指出書方向,更多的是一種價值觀的指向。
    選擇的做書方向,應該是生活經驗、現實思考和未來展望三者熔煉而成的結果,而價值觀是羅盤。編輯是一個凸顯個性的職業,沒辦法標準化生產。編輯在自身通往嚴肅讀者的道路上,應致力為讀者提供優良的內容素材,自覺屏蔽糟粕的出版。在這個大原則之下,編輯的知識背景、所處的現實條件和種種機緣巧合的碰撞,沿著某個方向前進,并在不斷地審視和自省中,使職業道路變得越來越明晰。
    建立支持網絡
    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筋疲力竭從來不是一件好事,重要的是建立一個強有力的支持網絡。編輯應該培養一種能力,在保持敏銳的觸角同時,整合生活的各個領域,構成工作的支持網絡,而又對生活起積極的推動作用,因為硬性地割裂二者顯然是不可行的。對于一個成熟的職業人而言,支持網絡的構建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然而,支持也從來不是單向的,編輯要在幫助他人的過程中,獲取自己所需要的支持,才能形成一個良性的互動。而通常來說,在這個支持網絡上的人,應與編輯有著趨同的人生觀與價值觀,這樣才能形成長期穩定的互助合作關系。
    通過編輯可以把眼光從自己狹窄的生活圈子挪開,投向更廣闊的社會。通過做書,深度了解書后不同面目的讀者群體,并將自己的生活融入進去,用一句戲言,就是花一輩子的時間活出別人的好幾輩子,從這個意義上講,編輯確實是幸運的。
 作者:胡曉凱(中譯出版社外語圖書事業部副主任、策劃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