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數字前沿 >

農家書屋可以依靠圖書館這座“山”

2015-04-20 10:37 作者:鄒韌 瀏覽

 
不少地方的農家書屋在實踐中已經開始積極探索,通過與公共圖書館系統開展一體化建設,共享資源,統一管理、統一服務。
    農家書屋是一項利國惠民的德政工程和民生工程,隨著這項工程的深入人心,越來越多的農民因讀書改變了命運。經過多年的建設,現在全國已建成60多萬個農家書屋,中央財政投入累計已超過200億元。這是近年來國家投資最多、覆蓋面最大,也是最受社會關注的一項惠民工程。
  很多媒體都對農家書屋工程進行了跟蹤報道,而一些專家學者也相繼對農家書屋進行調研,大家對農家書屋圖書的利用率,農家書屋的圖書到底能不能真正適合當地農民使用,農家書屋的圖書、報刊會不會進行更新,以及如何管理等一系列問題都非常關注。
  農民通過讀書改變命運
  根據農家書屋官網的說明:“農家書屋是為滿足農民文化需要,在全國行政村建立的、農民自己管理的、能提供書報刊和音像電子產品閱讀視聽條件的公共文化服務設施。每一個農家書屋原則上可供借閱的圖書不少于1500冊,報刊不少于20種,電子音像制品不少于100種(張),具備條件的地區,可增加一定比例的網絡圖書、網絡報紙、網絡期刊等出版物。”應該說,農家書屋工程建設取得了很大成績,由于它設在每一個行政村,這對于解決公共文化服務“最后一公里”問題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雖然現在網絡發達了,很多人可能會感覺讀書的人變少了,但《中國新聞出版報》記者曾先后多次對部分省市農家書屋進行過實地采訪,發現很多地區并沒有被網絡覆蓋,農民們對于那些能幫助他們生產、生活的圖書非常歡迎,其中很多人就是通過看書讓自己的生活得到改善的。
  記者還記得2012年在采訪吉林省四平市伊通滿族自治縣伊通鎮五四村農家書屋時,書屋管理員孟昭影就曾向記者講過一件讓她印象最深的事:他們村里有個瓦工叫王貴穎,他有兩個孩子,由于都要上學因此家庭負擔很重。孟昭影得知后就推薦他看如何科學養豬的書,沒想到他通過看書慢慢掌握了科學飼養技術,每年能掙20多萬元。類似的案例其實還有很多,有的農民自己通過看書致富了,就把身邊的人也帶動起來,一起致富。
  圖書配備和管理遇到瓶頸
  農家書屋工程既然是一項惠民工程,要把它真正落在實處工程建設者、管理者們就要放下架子,多走到農民身邊去了解他們的真正需要。近日,記者采訪了國家圖書館副館長陳力,作為政協委員,他在去年參加了全國政協組織的農家書屋專題調研活動,10多天的調研活動讓他感受很多。
  “我們去年進行了10多天的調研,先后走訪了湖南、內蒙古、山東等地的農家書屋。對于農家書屋,我的總體感覺,首先是圖書送下去一定要適合農民閱讀,其次是要把這些書管理好,讓它們為農民服務好。公共文化服務是一個綜合的服務體系,應該整合各方力量,避免各自為政,造成資源浪費。要解決這些問題,就一定要從最基層開始整合資源,這樣既是最簡單的方法,也是一個共贏的方法。”陳力說道。
  通過這次調研,他們發現大部分地區農家書屋的資源都是由縣級以上的新聞出版部門統一配送的,在一個地區之內,幾乎所有的農家書屋配送的圖書都是一樣的,陳力認為這造成了有限的圖書品種“百鎮千村一面”,相鄰書屋間資源同質化的現象嚴重,圖書資源不能共享,讀者很難找到與自己生產、生活相關或需要的圖書。
  為了提高農家書屋的管理服務水平,各地新聞出版主管部門做了大量努力,包括出臺相關配套管理規定、考核指標,開展績效評估、星級評定,以及管理員培訓等。但是總體而言,由于缺乏持續的服務保障,有些地區農家書屋建成后不能正常開放。“我們去年在調研時發現,農家書屋目前缺乏專職管理人員,兼職管理人員也大多未接受過基本的訓練,缺乏基本的專業知識和技能,直接影響了書屋服務效益的發揮。”陳力告訴記者。
  嘗試解決藏書量不多的難題
  其實,對于統一配書所遇到的問題,各地都在想辦法解決。畢竟一個項目的推進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再加上沒有可借鑒的經驗,因此很多地方都在嘗試一些可操作的辦法。
  記者還記得在采訪吉林省伊通縣時,就發現伊通縣圖書館在農家書屋建設中起到了很大作用,他們幫助農家書屋的圖書進行分類編目,同時還在永清村的農家書屋設立了伊通鎮永清分館。當記者走進永清村的農家書屋時,第一感覺就是和圖書館很像,當時看書的人很多,幾乎沒有空位子。該村農家書屋圖書管理員石麗媛告訴記者,她的本職工作是文化站的站長,兼職做農家書屋管理員,他們書屋的書一部分是統一配給的,另一部分是縣圖書館的,因此他們的藏書有5000冊,“永清村的村民和其他村比起來可是很有福氣。”
  而在采訪通化市東昌區農家書屋時,當地負責管理農家書屋的負責同志也提到了很多書屋的圖書數量少,同一批次建成的書屋的配書雷同,基本沒有更新渠道等問題。不過他們當時設想的辦法是,通過逐步建立分支流動圖書站,實現圖書流轉互換,各書屋可以結合本村圖書需求,與其他村進行借閱流轉,這樣便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圖書品種單一的缺陷。
  其實,自2012年農家書屋工程在全國實現了行政村全覆蓋后,2013年農家書屋就開始進入了提檔升級階段,特別是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每年制定的《農家書屋重點出版物推薦目錄》,都會對做好農家書屋出版物補充工作起到重要的指導和保障作用。
  建議全面推廣“總分館制”
  陳力告訴記者,在調研中他們發現,不少地方在實踐中已經開始積極探索,通過與公共圖書館系統開展一體化建設,共享資源,統一管理、統一服務,很好地提升了公共文化服務的效能,也積累了一些可推廣借鑒的成功經驗。例如,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在公共圖書館服務體系內整合農家書屋資源,農家書屋專項資金和經費由市政府直接下達到市圖書館,根據區公共圖書館服務體系建設的整體規劃統一調配。同時,該區還于2011年啟動農家書屋通借通還工程,實現了全區237個農家書屋和1家圖書總館、29家鎮(社區)分館全部聯網,從而使得處于文化服務末端的農家書屋,可以與區圖書總館和鎮(社區)分館共享圖書資源,豐富了農家書屋的圖書種類,提升了使用效率。
  眾所周知,公共文化服務作為一種國家制度性的安排,其設計與實施也應該在制度層面加以規范與解決。陳力認為,為推進農家書屋工程的科學發展,應著眼于建立長效的運行、發展機制,通過整合現有的基層公共文化資源,以提升公共文化服務的效能。對此,他提出了3個建議:第一,在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協調機制框架下,將農家書屋納入公共圖書館服務體系建設,統籌規劃。第二,將農家書屋與村(社區)綜合公共文化服務中心進行整合,建立以縣級圖書館為總館,鄉鎮綜合文化站為分館,村(社區)綜合公共文化服務中心為基層服務點的公共圖書館服務體系,將中央財政撥付和地方財政配套的農家書屋出版物補充經費統籌使用,集中由縣域總館統一采購、統一編目、分級配送、有序流轉。第三,將農家書屋與鄉鎮綜合文化站、村(社區)綜合公共文化服務中心的管理與服務實行一體化管理,人員統一安排、使用,并由縣圖書館進行統一的專業指導和業務培訓。
  據了解,北京市的圖書館早已實現通借通還,那么如果將農家書屋納入到公共圖書館服務體系建設中是否可行?記者采訪了北京市東城區第二圖書館左安門借閱處的負責人邵武英,她告訴記者,每年北京市都有專門的經費,讓他們送書下鄉,但每年送書的地點都不一樣,通常是贈送圖書,配備電腦及桌椅。此外,他們還通過培訓當地人員,利用公共文化信息共享工程網站中的各種資源,指導當地農民科學種田、科學養殖。當記者問道,如果將農家書屋納入到基層圖書館服務體系中,從實際操作來看是否可行?邵武英認為,目前還是有一定難度,從人力、物力、財力上都還達不到,不過遠郊區縣圖書館可以嘗試,畢竟他們離農家書屋更近,這樣操作起來更方便。
(來源:中新聞出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