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數字前沿 >

打通數字出版人才培養通道

2013-06-06 15:18 作者: 瀏覽

近年來,我國數字出版產業一路高歌猛進。據統計,2006年數字出版產值僅有213億元,2009年產值達795億元,并首次超過傳統出版業產值,增幅達到50%。2011年,數字出版產值已經達到1377.88億元,大大高于其他行業增長率,日新月異的數字出版行業已實現了跨越式發展。行業的發展使人才培養與隊伍建設的問題更加迫在眉睫。日前在京舉辦的北京市新聞出版系列數字編輯職稱設定工作會上,與會專家紛紛發言,為數字出版人才培養、數字編輯職稱設立建言獻策。

設什么?

分級評定復合型人才

數字編輯作為數字出版隊伍中的中堅力量,既需要掌握傳統出版知識與能力,又需要熟識互聯網傳播與應用,在此次工作會上,與會專家在討論數字編輯職稱設定要實現的人才培養目標時,特別強調了“復合型人才”。

天津神界漫畫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維東認為,合格的數字編輯不僅要懂技術,更要有“文化審美”的能力?!艾F在有的互聯網公司的內容編輯對好壞規則的理解,還不如傳統的文員,但是他們掌握著全國優秀作者的生命線。他們上下都是搞技術的,不會討論文化審美,而是討論商業模式與如何掙錢,這是很殘酷的?!?/font>

中國出版協會游戲工委副理事長王鴻冀也強調了文化對于網絡時代數字出版的重要性?!爸袊W絡發展前景是三網融合。中國文化走向世界,要靠網絡的力量。當前就是要提高網絡的內容和質量,要參照傳統出版對數字出版編輯進行文化上的要求?!?/font>

除在內容上的把控與互聯網技術的復合之外,數字編輯也要做到“術業有專攻”。同方知網技術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劉學東對此表示,傳統出版向數字出版轉型,產業鏈上的各個環節都應該有相應的職稱體系?!叭绻皇蔷庉嫷膶<?,不是醫藥衛生的專家,最后的數字產品還是搞不好。招聘的時候需要所有行業的人才,編寫不同的知識庫?!?/font>

同時,參會人員還認為數字編輯職稱在設定上還應參照傳統編輯設定的分級制方式,并根據級別高低,在能力上有所側重?!案呒墧底志庉嬓枰邆溲芯磕芰?、項目管理能力、產品創意能力等,是一個綜合體。我們要從現在開始培養復合型人才,既要考計算機,又要考文化?!北本┦行侣劤霭婢秩耸绿幐碧庨L李超說道。

為何設?

開渠道利于人才流動

在圍繞數字編輯職稱設立必要性這一議題開展討論時,參會專家與代表不約而同提到了“開通渠道”與“人才流動”兩個關鍵詞。在傳統編輯方面,我國已經形成了完整的管理機制和評價體系,據統計,目前我國共有報紙和圖書出版編輯30萬人。2005年,網絡編輯也被首次納入國家職業體系,現在從事網站內容工作的網絡編輯人數已超過600萬人。

而與之相對的是,數字編輯并沒有被納入國家統一管理,缺乏相關的培養和教育制度。同時,由于民營企業成為數字出版中越來越不可忽視的力量,其缺乏職稱評審渠道的問題也日益突出。而數字編輯職稱的設立則打通了這個渠道,為這些從事數字編輯工作的人員提供了獲得職稱的方式。

對此,現在已經在從事數字編輯的工作者感到“很受鼓舞”。北京軟件行業協會益智與娛樂軟件分會秘書長趙津蒙說道:“游戲產業發展十幾年了,這么多年工作人員沒有任何身份,無論是部門經理還是總監甚至到總裁,都沒有任何職稱。數字編輯職稱的設定,使我們企業人員獲得評職稱的通道,是非常好的一件事?!?/font>

外研社數字內容部主任路本福也感到“更有奔頭”。數字編輯作為傳統出版轉型的中堅力量,因為職稱的缺失而失去了轉型的力量。數字編輯職稱的設定非常令人期待。

同時,數字編輯職稱的設定為人才流動起到了“搭橋”的作用,有利于行業內外的人才流動。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副秘書長王勤表示,行業內目前存在的問題是高級人才進入不了出版領域,如計算機技術人才又不能按照編輯職稱評。數字編輯職稱的設定則能很好地解決這一問題。

中國科技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數字出版技術總監孫衛也認為,數字編輯職稱的設定有利于人才的流入與流出。數字出版需要吸引IT人才進入,而不是自己培養,因為當中存在知識跨界的問題。與互聯網企業內容為基礎,服務為王的模式相比,傳統出版內容為王,服務相對缺失,若想成功轉型數字出版,人才引進尤為重要。

如何設?

來源傳統高于傳統

談到數字出版與數字編輯,傳統出版與傳統編輯就成為不能回避的話題。傳統出版在數字時代要轉型,數字編輯又如何從傳統編輯職稱設定中“取其精華”?

“傳統職稱培養不出好的數字編輯,因為傳統編輯考試不適合新媒體發展社會化、規范化、技能化的方向。編輯行業本來就不是學術的領域,而是手工勞動者。想從傳統編輯考出新媒體編輯是做不到的?!苯K鳳凰電子音像出版社有限公司總編輯陳生明認為數字編輯職稱設立應區別于傳統編輯,因為傳統出版社中很難生長出數字出版的真東西。

多看科技副總裁胡曉東也認為,從擁有傳統編輯證的人當中選有數字出版意識的人“太難了”?,F階段的數字出版多是紙質書的電子化,但未來的屏幕閱讀會有自己的形式,包括多媒體應用、交互性效果和超鏈接等。對于這些內容,傳統紙質編輯并不熟悉。他同時表示,數字編輯需要有不同的知識體系和架構。數字編輯的人才要求比傳統編輯高。不懂傳統,就沒有辦法數字。另一方面,由于數字出版內涵外延很大,游戲、新聞出版工種要細分。

北京印刷學院新聞出版學院執行院長陳丹也提出,出版的未來一定是數字出版,數字編輯是未來的編輯。數字出版編輯設定一定要寬口徑,具有差異性和包容性,一方面多學科多技能有所區分,另一方面在職稱設定和考試上可多參照其他系列的社會化考試。

(《中國新聞出版報》2013年6月6日第8版)